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涟源市女诗人博客

独秀骚坛远近鸣,涟漪漱玉仰芳名。欣观巾帼弄潮手,雏凤清于老凤声。

 
 
 

日志

 
 

脊 恋 家 园  

2014-11-01 22:06:13|  分类: 漱玉诗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爱的涟源”征文

脊 恋 家 园

 陈子君

  对于家乡涟源,命运眷顾于我的是“垂青”。

  我出生在湄江,在诗情画意的土地上度过了无拘无束的童年。那林间清脆的鸟鸣,伴随着小伙伴采摘野果时的窜上跳下,与口哨声的互相应和成了优美的旋律;那平缓清澈的河流,伴随着小伙伴们的“扑通”声,在溅起的水花中,在迭起的笑声里竟也有了调皮可爱的姿态;那早春青青的田野,伴随着老牛们雄浑有力的“哞哞”声,在小伙伴的追赶嬉闹声中,让冷峭的春天萌动着无限生机。浑然不觉中,我的童年竟以“十里画廊”的绝美风景作为背景衬托,我是何等幸运!

   一九八二年,我们追随父亲来到了涟源一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座位于山坡上古朴庄严的“三闾钟楼”,那清脆幽远的钟鸣声以及朗朗的读书声让整个光明山浸在浓浓的书香里。钟楼斑驳的墙面仿佛诉说了一段国立师院远去的历史,在时光的浸染中越发凝重。不过,在它右边走廊尽头的房间里摆着一台那个年代最早的电视机,时闪时现的影像让我们对未知的世界充满了无限好奇。钟楼的前面有一颗上百年历史的大樟树,树干粗大,树冠线条圆润成漂亮的大伞型,我们家到现在一直都是绕它而居。筒子楼里,邻居们的嘘寒问暖,在公用取水台的青苔上一寸一寸地蔓延里越来越浓厚……那漫山遍野的果树,咯吱作响的木板教学楼木板,甚至是木床缝隙里的扁臭虫都曾见证过当年的熠熠光辉。

  那时,父亲与老师们经常谈论钱基博、钱钟书父子俩的各种逸事,在父亲的娓娓道来中我总是固执地认定他俩一定是父亲极其稔熟的朋友。直到长大后,当我反复阅读《围城》,再听老父亲讲述国立师范学院的历史时,才深深地明白:毕业于五十年代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的父亲对脚下的这片土地感情是怎样的根深蒂固,对“文化昆仑”钱钟书又是怎样的顶礼膜拜。而这种情结自此以后也深深地萦绕着我。钟书先生以及他的《围城》芬芳了这片土地,温暖和慰藉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无论岁月怎样变迁,始终念念不忘。

   机缘巧合,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家乡图书馆工作,在指间翻阅书本的沙沙声里我开始了解这片土地。在伏口,沿着毛泽东走过的足迹,我似乎感受到了这片土地曾经的波涛汹涌;在龙塘新石桥李聚奎将军故居前,我仿佛听到金弋铁马、叱咤风云的呐喊回响耳际;在杨家滩湘军故居群里,我仿佛看到湘年骁勇善战的将士在振耳发聩的奋力撕杀声中、在亲人的阵阵悲鸣声里渐渐远去;在茅塘道童村里,简陋的厂房见证了中国首富梁稳根的崛起;在杨市立珊中学旁边,古老的院落,见证了中国首善彭立珊的德行……“重义崇商 敢做善成”的涟源精神,在这片土地上演绎得令人荡气回肠。

  如今,当我走在这熟悉的路上,望着这熟悉的景物,心中平静祥和。因为了解,所以珍重;因为了解,所以心生欢喜;因为了解,所以终生眷恋。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