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涟源市女诗人博客

独秀骚坛远近鸣,涟漪漱玉仰芳名。欣观巾帼弄潮手,雏凤清于老凤声。

 
 
 

日志

 
 

【引用】《父亲是个乡巴佬》  

2012-01-08 21:46:27|  分类: 漱玉珍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是个乡巴佬

吴耀楣

 

父母从湖南的大山里来到羊城度暖冬。挑着两个圆鼓鼓的包,那条大竹扁担足可以挑起三百斤,看着它就够土了。他们带来了几只土鸡,一百多个土鸡蛋,连预防非典、预防感冒的草药都带来了。尤其是那股纯朴的乡土味、乡土情都是原味带来。

见面不久,母亲便笑着向我“告状”:看你父亲像不像个乡巴佬?出门时,你康叔叔还叮嘱过他,现在出门可要提防上当受骗,千万改一改以往的毛病,不要帮陌生人的忙。可他偏不信,在车上,看到别人的包放不上行李架,赶紧就去搬,谁知别人还不高兴,不领情。母亲在告状的同时,父亲也在一旁辩解,认为在火车上不怕,出站了就不这么做了。能这样明白地给父亲指出来的,只有我那陪伴我父亲经历了几十年风雨的母亲才敢,不管在儿女或家乡人心目中父亲怎样好,但是“仆人眼里没有英雄”,这可是至真的道理。(再说母亲一直辛苦经营、主持家道,凡出门进屋的事,都是她一手操持的,尤其是出门的世故更是如此,虽老尤精。所以她说说,父亲也只好认了。)

父亲这是第三次来羊城,前两次着迷于这里的花草,拿着小本本游华南植物园,在人家院子里“偷”棵兰草摸几粒花种那是常有的事。这一次来,他可是抛花弃草,爱上钓鱼了,甚至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偶尔才有闻花问草的工夫。这次来,我们还没有给他们安置好妥当的生活居室,他却已经找到了垂钓的好去处。我家附近有一开放式公园,内有一个小湖,父亲喜不胜收,说是天然之所。小鱼上钩的乐趣很快就驱散了长途坐车之辛劳。况且鱼还没上钩,诗就写出来了。

开钓的第二天,父亲认识了一个东北人,跟他聊得火热,还告诉他我们住的地方,更是把东北人带来院子里,指着告诉他我们的楼房。母亲回来说,一路上的暗示都无济于事,如果不是她“觉悟”高,险些把人带回家了。我看到事情有点严重,虽说“咱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但我还是说了父亲两句,我说:“爸,现在是在广州,跟家里不一样,千万不能跟陌生人那么快地好,尤其是不要随便告诉别人家里的住址和电话什么的。”父亲看了我一眼,有点畏我,不做声,沉默了好几天。

某天中餐时,父亲喝了点酒,兴致来了,说:“早上,一个说白话的年青人很好,帮我钓鱼,他钓了好几条鱼都给我了。我说的话他听得懂。”母亲在一旁笑说:“世界上的好人都被你碰上了。”我虽然只是笑笑,但是有点不放心父亲。又一天,我去公园锻炼,顺便去看看父亲钓鱼。父亲坐在一棵树下,身后一辆摩托车,身边坐着一个年青人。我想这应该是帮父亲钓鱼的那个“好人”了。年青人三十来岁,黑黑瘦瘦的,趿着拖鞋,坐在父亲常坐的小软凳上,一手拿着父亲的钓杆,另一个手拿着一罐打开的珠啤(那肯定是我早上塞进父亲包里的那罐),脚旁有一只塑料袋(那里面也一定是母亲帮他买的早餐包)。父亲则在一旁摆弄另一根鱼杆,不做声。我跟母亲对视一下,心领神会地想笑。我们明白父亲所说的“帮我钓鱼”的意思了。我当时一个劲地在想象,父亲是怎么把那罐啤酒和包子劝给一个对吃别人东西特别介意的广东人的。父亲的盛情通常是让别人不好拒绝,很难推却的。

往后,父亲又一如既往地回来向我们绘声绘色地讲述他遇到的人和事。

“那个四川人挺好,钓鱼有经验,告诉我好多技巧,还讲钓鱼有‘四德’——坐得,晒得,饿得,走得。”

“每天坐我对面的是个广东胖子,只钓鲢鱼,别的鱼钓到了也要扔掉,不给别人;他态度不好,不许别人靠拢他,可是今天我去问他要食,他给了我,还教我用面粉香油自己搓食。”(我说:肯定你先给了他蚯蚓。父说:是的)

“又认识一个山东人,他人好,聊得起来,只是我给他吃包子他不吃,后来才知道他是个老板,生意做得好又是个孝道好的人。”

“姓梁的是个本地人,也蛮好打交道。”

“现在那个鲢鱼的广东胖子对我很好了,他把钓鱼的秘方都给了我。”

“明天东北人带我去华南农大看看,那儿有四个湖”

……

十月九号傍晚,我从外面回来,一进门,父亲像个孩子似走过来,对我说:“我们今天救了一个人”。我一听,又看了看他青青的脸,吓了一大跳,“啊?”心里嘀咕:“哎呀!我的老父,你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六十几岁的一个乡下人,凭什么?”但是父亲这个人我知道,这种事从不夸口。

那天中午,许多在湖边钓鱼和玩耍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湖边只剩下父亲和另外两个人在钓鱼。突然,父亲听见湖的另一端有一声喊叫,似乎有人落水。他即刻拿起鱼捞子,一边走,一边对其它两个垂钓者大喊:“那边好像有人落水,快去看看。”一时,父亲的呼喊没有人响应,他不顾一切跑过去一看,确实有人落水了。可是父亲是个一点也不识水性的人,知道自己是无法下去救助的,他转而大呼:“有人落水了,快来人啊!救命啊!”他一边呼救,一边奔向有人的地方。父亲以近乎乞求的口气向公园里的每一位男士求助:“师傅,你会游泳吗?那边有人落水了,救救命啊!”因为父亲不能准确用普通话来表达“游泳”这个词,动用了不少形象的手势才把它的意思表达出来。在经过了几次求助后,终于有一位年青人答应了父亲,马上和衣跳下了水。很快落水的人被拉到了岸边,年青人用力往向顶,父亲趴在塘基上拉。可是父亲力气不够大,无法拉上来,他又跑去别的地方请来了另一个年青人。三个人合力把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拉上了岸,但人已经断气。父亲二话没说,蹲在地上开始进行按压抢救。一边抢救,父亲一边恳求过来看热闹的有手机的人:“哪位同志有手机,哪位同志知道求救电话,帮忙打个电话。”老人家土办法总算有点效,那人吐了一口气,父亲赶紧把人抬到长椅上趴起来。经过再一番的努力,那人终于醒来了。这时,警察来了,地方民警也来了。父亲这才发现自己全身是泥是水,没留名没留姓悄悄地走了。往后,父亲一直充满感激地念叨着那个下水救人的年青人:“那个小伙子不错,我一喊,他二话没说,衣服没脱就跳下水了,要是能碰见他,我很想去感谢他,多好的人,我现在怕是认不出他来了,看他的样子像来打工的人。”

听完了父亲的故事,我跑回屋里,偷偷地流泪,为我这个乡巴佬父亲的那一份不论何时不论何地都不可改变的纯朴。

其实我也不应该担心父亲什么。他读过大学,教了几十年书,文革中,他还是当地“五七大学”的校长,教人读书,教人做田、做土、做诗、做人。几十年风雨,什么人没见过?在乡下,他还是个为别人分黑白、明是非的人。

父亲之所以能处处碰到好人,是因为在他面前,坏人是极少的,并且他从来就是把站在他面前的人先当好人看待。在那个遥远的山乡,有不少被认为是坏人的人,在父亲身边变成了好人。我不排除这两个月里跟父亲交往过的人中间没有居心叵测之人。如果说在火车站广场抢走父亲皮包的那个人是个真正的坏人的话,那是因为他没有跟父亲呆过,否则他就不会那么狠心地将他的皮包抢走。里面仅装有二块五毛钱,却装着他花了半辈子心血积累的诗词对联手稿。即使这种丢包之沉痛,也没有对父亲现在的思想和行为产生丝毫的影响。父亲的世界是空灵的,是美好的,它不会因为时间而改变,也不会因为环境而改变。

父亲钓到的鱼渐少,但朋友日多,故事日多。以前,小湖边钓鱼的人从来都是各钓各的,不相往来,而最近却全部挤到父亲这一头来了,还说要推父亲做他们“钓鱼俱乐部”的“部长”呢。我希望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喜欢我乡土的父亲,相信我的父亲会带给他们很多乐趣和感动。我也很想知道,在别人的餐桌上,他们是怎样议论我那个土里巴机的父亲的。说他乡土、迂腐之时,是否还带上了几分敬重?

 


(本文作者:吴耀楣,涟源市诗联协会副主席吴建阳先生女。本文写于2003年下半年,在《羊城晚报》发表时用笔名“斯女”)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